诗人笔下的浙东运河(一)

【编辑:系统管理员点击数:30更新时间:2016-05-10】

浙东运河是中国大运河的南起始端,它是一条西起钱塘江,东达余姚江的人工运河,说得具体点,即西起钱江南岸,经西兴镇到萧山,东南到钱清,再东南到绍兴城,然后由绍兴城东至东关镇,再东至曹娥江,过曹娥江至梁湖镇,东经丰惠(上虞旧县城),到达通明堰,最后与余姚江汇合,全长250里。其中的绍萧段,今称萧绍虞运河,即西起西兴,东至曹娥江的一段。

宋施宿《嘉泰会稽志》卷十有载:“运河,在(绍兴)府西一里,属山阴县,自会稽东流县五十余里,入萧山县。《旧经》云,晋司徒贺循临郡,凿此以溉田。”所谓“府西一里”,指迎恩门而言,自迎恩门至钱清镇,五十余里,属山阴县。所谓“会稽东”,当指绍兴城内小江桥以东而言,因小江桥乃界桥,小江桥以西属山阴县了。“《旧经》”,当指已佚之《越州图经》,为北宋大中祥符年间(1008—1016)官修。《嘉泰会稽志》当然可以称“旧”了。贺循于晋怀帝永嘉元年(307)为会稽相,又为吴国内史,大约在此时以后,辞官在家(属山阴)养病时主持开凿西兴运河。“凿此以溉田”云云,说明其时运河之开凿,主要为灌溉之用,运输尚在其次。明张元忭万历《绍兴府志》曰:“运河,自萧山抵曹娥,横亘二百二百余里。历三县。萧山至钱清,长五十里,东入山阴,经府城中,至小江桥,长五十五里。又东入会稽,长一百里。其纵南自蒿坝,北抵海塘,亦几二百里。《旧经》云:晋司徒贺循临郡,凿此以溉田,虽旱不涸,至今民饱其利。”如果说,《嘉泰会稽志》自东而西记述,那么万历《绍兴府志》自西而东记述,内容大致相同。不同者,在《嘉泰会稽志》只记府西至西兴一段,而万历《绍兴府志》所记乃西兴至曹娥一段,即加记了绍兴至曹娥一段,而且有所延伸,即延伸了曹娥至蒿坝一段。两“志”所记,反映了运河不同时期的面貌。今以万历《绍兴府志》为准,看历代诗人笔下的运河风貌。

 

1.起点和终点

关于起点,《嘉泰会稽志》只记“入萧山县”,万历《绍兴府志》明确指出西兴,这在历代诗人的心中是十分明了的。唐宋是浙东运河不断发展并且进入鼎盛之时,故唐宋诗人表达得十分明确:

孙逖《春日留别》:“东山白云不可见,西陵江月夜娟娟。”

李白《送友人寻越中山水》:“东海横秦望,西陵绕月台。”

皇甫冉《西陵寄灵一上人》:“西兴遇风处,自古是通津。”

又《赋得越山三韵》:“西陵犹隔水,北岸已春山。”

方干《送吴彦融赴举》:“西陵柳路摇鞭尽,北固潮程挂席飞。”

张乔《越中赠别》:“别离吟断西陵渡,杨柳秋风两岸蝉。”

周匡物《应举题钱塘公馆》:“钱塘江口无钱过,又阻西陵两信潮。”

西陵即西兴,在杭州市萧山区西北,与杭州隔钱塘江相望。吴越时以为陵非吉语,遂改名西兴。“自古是通津”,西兴作为渡口,既是运河的起点,当然亦是运河的终点,所引诗句,不少就终点立意,极其自然。

西陵作为渡口,唐代设有驿站。杜甫《解闷》其二曰:“商胡告别下扬州,忆上西陵古驿楼。”方干在《同萧山陈明府县楼登望》中亦曰:“寒潮背海喧还静,驿路穿林断复通。”

这里有必要对萧山和渔浦作些先容。

 

萧山,为萧山县治所在[建置于西汉,名余暨,新莽时改余衍,东汉复名,三国吴时改永兴,唐天宝元年(742)改名萧山],乃西兴运河流经之要地。丘丹于代宗大历年间(766—779)奉使永嘉,途经萧山,写下《萧山祗园寺》诗,怀念东晋许询、高僧昙彦和会稽太守萧詧,以示萧山的学问底蕴。陆游于孝宗淳熙七年(1180)十二月从四川东归回家途中,逗留萧山,写下《萧山》诗,在“素衣以免染京尘,一笑江边整幅巾”后,存“会向桐江谋小筑,浮家从此往来频”之设想,足见西兴运河业已成为绍兴和萧山之间重要航道。陆游在淳熙十一年(1184)三月出游时,写下《雨中泊舟萧山县驿》诗,此县驿即梦笔驿,《嘉泰会稽志》有载:“萧山县有梦笔驿,在县东北百三十步。”次年十二月,陆游再次出游,再次写到,在《舟中感怀三绝句》曰:“梦笔亭边拥鼻吟,壮图蹭蹬老侵寻。”并写下《梦笔亭》五言古风一首,除了入蜀时在梦笔亭休息过,又说明梦笔驿在西兴运河中的地位。

渔浦,在萧山县西南30里,历史上是钱塘江南岸重要渡口之一,在西兴运河尚未沟通以前,从郡城西出钱塘江,只能经渔浦,加以“渔浦江山天下稀”,诗人前往浙南,也往往喜欢从渔浦入浙江,南朝宋永初三年(422)谢灵运官永嘉太守,便从始宁(今属上虞县嵊县交界)出发,由浙东运河入渔浦。其《富春渚》开篇即曰:“宵济渔浦潭,且及富春郭。”南朝齐丘迟官新安郡太守,也途径渔浦,《旦发渔浦潭》曰:“渔浦雾未开,赤亭风已扬。”赤亭在定山,与渔浦隔江而峙。丘迟也是溯浙江而上的,可见渔浦是重要渡口,这在唐宋元诗人笔下,表达得尤为明显,不妨引录一些诗句:

唐孟浩然《早发渔浦潭》:“卧闻渔浦口,橈声暗相拨。”

又《将适天台留别临安李主簿》:“定山既早发,渔浦亦晓济。”

宋杨蟠《憶越》:“渔浦夕阳横挂西,鉴湖春浪倒垂天。”

元马臻《越中言怀》:“半江落日明渔浦,两岸回湖掠钓台。”


直到明代,浙东运河绍萧段尚有绍兴府城直接通渔浦的(经临浦)。明万历《绍兴府志》卷二载:“今绍兴府城之西北,出西郭门,由运河西至于钱清镇,又西北至于萧山之西兴镇。又由钱清之水路,西南至于临浦,达于钱塘。”陈洪绶写有《渔浦》诗:“江山清晓叫黄鹂,风正帆轻懒上堤。却喜山灵偿好梦,梦从湖北到湖西。”赵志皋却由渔浦入绍兴,其《早发钱塘》曰:“晓雾兼天白,秋风一苇轻。湖吞渔浦阔,沙涌固陵平。隔座吴山远,扬帆越峤迎。苍茫思无限,天外忽钟声。”

关于终点,《嘉泰会稽志》曰:“曹娥渡,在(会稽)县东七十二里。”所记曹娥堰、曹娥闸、曹娥斗门的方位和里程大致相同。终点亦是起点。宋王安石《复至曹娥堰,寄剡县丁元珍》曰:“津亭把手坐一笑,我喜满怀君动色。”诗人于仁宗皇佑二年(1050)由鄞县(今浙江宁波市)知县调任舒州(今属安徽省)通判,沿浙东运河途经越州时,曾在曹娥堰逗留,时丁宝臣知剡县,诗人回忆初至曹娥堰两人相见的情景,故诗作以此开篇,津亭即曹娥渡之亭。喻良能《夜发曹娥堰》曰:“孤灯乍明灭,隐约小桥边。野市人家近,晴天斗柄悬。秋深风落木,夜静浪鸣雷。”描绘了夜里从曹娥堰出发的情景:深秋,静夜,小桥,野市,鸣浪,悬斗,一派静谧意境,诗人心情可以想见,故最后借回忆以烘托:“却忆前年事,扁舟过霅川。”释宝昙《过曹娥江》曰:“钱塘雪浪与天平,小入曹娥亦有声。”诗中曹娥指曹娥江,诗僧是从西兴到达曹娥江的。高翥《曹娥浦泊舟》:“夜宿曹娥浦,停舟是几更?闻钟知寺近,听橹信潮生。风向沙头起,天从舵尾明。梦回无意绪,两岸杜鹃声。”可见在曹娥渡投宿,在历史上是寻常事。信潮云云,后海潮汐上涌曹娥渡之现象,也为历史留下忠实的一笔。元陈孚《越上早行》曰:“潮落曹娥渡,云昏夏禹山。”说明诗人等在曹娥渡,待潮退才可离渡,从“欲问钱塘路,渔家半掩关”的收结看,诗人也是过了曹娥渡,沿浙东运河萧绍段前往西兴的。韩性写有《曹娥渡》诗:“隔岸樯竿着暮鸦,待舟人立渡头沙。数拳顽石生云气,一片斜阳有浪花。”描绘了傍晚行人在曹娥渡等待过渡之情状。

 

友情链接: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